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

2017-07-31|撰文者:林钰芸

接续展览《前山》,谢牧岐7月开展的关渡美术馆个展名称《忘山》是艺术家谢牧岐透过重温习画之初「临摹」经典的过程,以台湾艺术史许多前辈画家曾经描绘的着名山脉「观音山」及淡水周边景致为主题所创作的系列作品。

谢牧岐:「我希望我在绘画状态也可以很自在、很悠闲,我就用比较无厘头的方式去把它做成一个场景。」

谢牧岐用自己的绘画方式,转化前辈艺术家画布上的笔触及记忆。在〈悠闲的芭蕉园〉中,谢牧岐挪用陈进〈悠闲〉里的人物、搬来廖继春〈有香蕉树的院子〉的芭蕉,再将陈澄波〈淡水高尔夫球场〉的旗桿放置在背景。这样的行动背后,是向前辈画家致敬?谢牧岐表示,比较像是在对话:「我看每个人的笔触、色彩、构图,觉得都有点不太一样。陈澄波的画是非常自由奔放的,比较野一点,我会採他笔触的轮廓去做描绘。与我原先的绘画风格有所不同,在那之间有拉扯」。

〈悠闲的芭蕉园〉在元素拼贴上颇为互融,同时演绎出台湾艺术史的断裂破碎。沿着前辈艺术家笔法再诠释台湾自然风貌,而不只是遥望远方,是传承也是自我的展露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悠闲的芭蕉园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悠闲的芭蕉园〉局部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大家闺秀也可以很现代、很幽默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回到香蕉国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观音山、沪尾教堂、一朵云〉(左)、〈淡江泊舟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观音山的背后002〉(左)、〈观音山的背后003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〈回到香蕉国〉以大比例的左手、右手,表现作者心底想要触摸画作的想望;〈观音山、沪尾教堂、一朵云〉在色彩上隐约可以看出谢牧岐取法廖继春创作的痕迹:粉红色天空、蓝色的山,前景房屋以高彩度色彩表现;而〈忘山〉则是艺术家观察自己多以交叠、穿透一层层铺上去的创作方式,特意以Photoshop的橡皮擦功能,营造直接抹掉的「剪法」画法,近看是加上去的,远看好像是剪掉的。

关于作品〈观音山的背后002〉、〈观音山的背后003〉,谢牧岐解释,「我办了两次展览都在探求观音山背后有什幺东西。其实观音山的背后只是一张画布而已。算是幽默一下吧。」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淡江郊游(左)〉、〈淡江郊游(右)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〈旋转90度的观音山〉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谢牧岐《忘山》带着微笑寻觅前辈艺术家 谢牧岐〈观音八景图〉谢牧岐:「观音山就好像是一个见证台湾美术史的小小缩影,直到今天山还在,我觉得很酷」。图/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「其实他们的时空背景离我们不远,还没有超过一百年」,从风景到人物,谢牧岐提着画笔亲走一遭拉近自己与前辈艺术家的距离,你是否也能从时空交错的画作当中,找寻到前辈画家的身影呢?


相关推荐